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杨影像

WANG YANG 'S FILM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城陕西省咸阳市,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法学专业。现居住于陕西西安。 青年纪录片作者、影评人、《青年电影手册》主编 2007 年筹建《青年电影手册》。致力于推动中国电影新浪潮。现任执行主编。 2007 年创立渐近线青年电影工作室 2007 年完成纪录片《地上-空间》。 参加草场地工作室十月艺术展青年纪录片单元展映、平遥DV 影像大展展映。入围法国shadows电影节。 2007 年组建“收割-电影制作小组” 2008年完成纪录片《寂静之声》》第六届中国纪录片交流周CDFF 竞赛单元

网易考拉推荐

土本典昭 如是说  

2009-09-01 00:38:05|  分类: 创作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土本典昭 如是说 - 王杨 - 无人狂欢—王杨的博客

“当我沉溺于纪录片创作的时候,我常常感受到思考的快乐。经常有人问我,为什么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坚持拍摄水俣的电影。我说:这是因为水俣病让我不断地思考。这不是一句戏言。不论是采访水俣还是采访阿富汗,那些突发性的事件,常常打乱我们最初的拍摄计划。而这些,正是现实的活力和纪录片的乐趣之所在。”

 关于剪辑:纪录片窃取他人的人生、肖像和语言,既然我们单方面地垄断着镜头、胶片、磁带等等这些物理性的武器,我们就不可能和被拍摄者处于平等地位。更因为我们通过剪辑这一完全个人化的操作方式来制造出某种印象,描绘出一个看似完全不同的世界,因此,当我们用电影的方式来表述一个重大事件时,我们充其量也只是素材的导演。正因为此,一直以来,我总是有意识地在剪辑的过程中,把拍摄的时间和镜头的顺序当作一个作家的旅程的全部展现给观众。

关于纪录片:有一个贬义词叫“原地踏步”,是说该前进的时候却止步不前。但我却认为这种原地踏步,是寻找前进方式的一种能动性动作。这正是我的记录行为。如果说比起剧情片我更喜欢纪录片的话,那是因为纪录片的方式更适合我的这种原地踏步的心理。

 关于纪录片中的NG:我想说在纪录片中没有NG,我甚至认为NG才是电影中最有意思的部分!

 关于立场:我一直坚持一个“拍电影的外来者”的立场。即使在水俣,我也从来没有做过用自己所学会的方言来和对方套近乎的事。

 关于自己:我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影像时代的“记者”,行走在纪录片的道路上。

 关于电影的记忆:当我回顾自己的作品的时候,往往首先想起的是某一个镜头。回忆所看过的电影的时候也是如此。比如卓别林的《城市之光》的结尾,他对自己钟爱的女孩露出的那个羞涩的微笑令人难忘。很长时间里,我一直以为那是个长镜头,后来才发现不过5秒。

 关于逆境:我把看不到未来,思想标准游移不定的这个世道看作是逆境。而对我们拍电影的人来说,环境更加严酷。但是对我来说,记录行为,是我进行思考和迈步的基础。不管你寄希望和理想于何种事物,对这种事物赖以生存的现实土壤进行持续的记录,才是开始的唯一途径。

 关于特写镜头:虽然我喜欢特写镜头,但却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决不能恣意地使用,而是要看摄影机和被摄者之间的关系是否已经到达了至近的距离。

 关于水俣:我对水俣的自然从没有绝望过。只要人和自然共生,大海就不会死亡。

 关于创作:电影制作的过程,不是创作的过程,而是孕育生命的过程。

 关于制作班底:电影是一项与人相遇的工作。既然电影无法一个人完成,那么摄制组成员之间,就应该相互包容、认识彼此的不同,在承认各自的不同并充分利用这个不同点的基础上,共同选择和面对拍摄对象。从这个意义上说,以摄影师为首的摄制组成员之间的关系,是电影的生命。

  评论这张
 
阅读(56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