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杨影像

WANG YANG 'S FILM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城陕西省咸阳市,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法学专业。现居住于陕西西安。 青年纪录片作者、影评人、《青年电影手册》主编 2007 年筹建《青年电影手册》。致力于推动中国电影新浪潮。现任执行主编。 2007 年创立渐近线青年电影工作室 2007 年完成纪录片《地上-空间》。 参加草场地工作室十月艺术展青年纪录片单元展映、平遥DV 影像大展展映。入围法国shadows电影节。 2007 年组建“收割-电影制作小组” 2008年完成纪录片《寂静之声》》第六届中国纪录片交流周CDFF 竞赛单元

网易考拉推荐

真实之路:中国当代独立纪录片  

2009-07-27 20:08:34|  分类: 刊物约稿分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实之路:中国当代独立纪录片 - 王杨 - 无人狂欢—王杨的博客

刊载于《艺术地图》7月号

文/王杨

随着“个人电影”时代的来临,独立电影特别是独立纪录片的浪潮正在中国这片广袤的土地上翻卷。中国当代社会是孕育独立纪录片最理想的沃土。今天,通过对小型数码摄影机的灵活使用,作者的范围被大大的开阔,这一开阔意义深远。社会的各个阶层都可能成为时代的记录者,图像一方面吞并“真实”,又重新建构着“真实”。当代纪录片让我们能够深入到那些中国图景的最深处。在那里,个人被彰显出来,并且人与世界的关系被认真的审视。  

中国无可争议的成为当代亚洲最重要的纪录片策源地。社会的剧烈变动,个体意识的成长,丰富的历史文化,都为中国纪录片的发展添加动力。在中国,纪录片的疆土如此广阔,虽然这之中庞大的空间也有可能影响对生活本质的凝视,但将纪录片创作如此紧密地与社会政治生活联系在一起,从宽度和广度上在当代都是相当突出的。当今的独立纪录片继承了中国文艺的本土主义和现实责任的衣钵。分门别类的社会学方法、与个人意识的艺术化表达相结合。中国纪录片的根基已经建立。其独立性,由于勾连整个国家的理想主义愿望而越发明显。这种独立意识的价值,在不远的将来将被更多的作品所证明。

“新纪录片运动”的影响

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中国社会的各种问题更加清晰的显现出来。20世纪90年代初“中国新纪录片运动”成为一次历史性的观念补课,和可行性报告。他直接催生了如今的繁荣。

在自由主义思潮的影响下,关涉政治的议题不断被触碰。但警戒线难以逾越,社会的自由空气在经济发展尚且不足够的情况下,难以全面展开。这使得中国新纪录片运动并不是一次直接指涉政治社会问题的纪录片运动。它的意义在于革新了之前陈腐呆板的创作观念,并且大声询问影像的本体以及纪录片的“独立性”问题。这也使得这一时期的纪录片难得的享受到一种较为纯粹的状态。这种对纪录片艺术形式纯粹性的坚持,或许才是今天繁荣景象的基础。状态性被更多的提及,而直接的社会政治被搁置或者参与进生活缓慢的发酵过程。纪录片的本体论问题被重视,之前僵固的创作形式被否定,中国社会的发展,个体主体意识的提高使得“真实”问题被一再的提出,并且参与到社会记录之中。记录微观层面的真实,并且通过这种真实映照时代性。这也在稍后成为一种策略。立场和角度也可以成为反抗的工具。而且在这一延绵多年的浪潮中,纪录片的观念被不断的萃取,显得更加成熟。这一过程是复杂的,它包括两个层面:第一,对于纪录片的深入认识过程。第二,对80年代后的中国社会有了稳定的认识。这一成长的过程形成未来走向担当的通道。吴文光的《流浪北京》,成为时代交界处最为重要的纪录电影。

美国纪录片导演怀斯曼和日本导演小川绅介在90年代被介绍进来,成为重要的启发性事件。中国的创作者渐渐发现了纪录片自身的方法。这种方法的神圣性也同时被建立起来,一方面是直接电影方法,另一方面是对亚洲式的社会斗争责任感的认同。怀斯曼通过直接电影的方式记录与剖析国家机构,反映人复杂的生存状态。小川绅介通过对社会事件的跟踪,树立了亚洲式的社会纪录方式。斗争被凸显出来,从这些斗争中真实之美被发现、定格,最终升华。两股在世界纪录片史上的重要思潮,在关键的时刻与中国相会。那时的中国正在深度的自我反思之中,目睹苦难加之个人以及群体。世界性的和地域性的养料同时滋养着中国纪录片工作者。使得中国纪录片能够从更为广阔的角度展开自己的议题。

正如吕新雨所言:“新纪录片不约而同出现了一种趋势:到底层去。他们直接的动机是想揭发中国的现实问题和人的问题,关注现实,关注人,特别是社会底层和边缘中的人。当整个社会因为乌托邦冲动的消解而开始犬儒化了,纪录运动却把理想转化为精神的潜流灌注在一种默默的行为上。”对于新纪录片而言,首先是一种对宏大问题的抛弃,但这种行为的背后是重新构建宏大时代的野心。对个人的关注延续了80年代的启蒙主义。通过对个人的记录,最终又在社会学上寻找到如何将个人状况镶嵌到社会整体发展框架中的方法。对于社会整体发展的记录被无数的个体体验所共同建构,纪录片的宏大社会性目标,可以借由对点的关注,历史化的呈现。中国新纪录片的根本目标正是这种新的影像史野心的体现。

这种方式形成了今天中国纪录片宝贵的历史财富,也为中国的纪录片传统的形成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但这种方式仍然不可避免的透露出社会的行动性,而缺少纯粹的自由主义艺术对个体的肯定和表现。它仍旧是一种以社会化目标位轴心的创作行为,而并没有成为更本质的艺术手段。这为之后的中国纪录片的发展隐藏了些许问题,这些问题在当今正在被进一步解决。另外需要指出的是,新纪录片运动的代表如吴文光等,传承这种衣钵。在如今继续影响年轻一代对纪录片的认识。通过各种方式,随时间继续探讨纪录片的复杂的内涵和外延。并且通过举办各种放映与学术交流,建立开放性的工作坊,为近年来的中国纪录片的发展建立了持续发展的条件。

当代纪录片的状况与走向

从90年代末开始,随着数码技术的普及。个人化的影像制作成为可能,一大批作者投身到纪录片创作之中。中国快速的发展,以及这种发展所带来的细密且宏阔的问题被关注。中国社会的巨变正在发生。沿途风景不断转换,社会结构不断被整合处理。记录成为尤其迫切的需要。这种创作冲动一方面来自于社会性,另一方面是“个体自觉”的进一步加强,个体生活渐渐从集体生活中脱离。对于个人状态的展示,对于自我状态的指涉,使得纪录片不仅仅记录宏大事件,而且也关心个体的生活状态。个体终于突围而出,而且此时的个体已经从90年代初的特定人群转而走向了社会边缘人的生活。个体的生存状态被“平等”的记录,家庭命运、个人际遇、微观历史被关注,或者直接参与到宏大事件的叙事之中。这方面最具有代表性的是王兵《铁西区》,以及李一凡和鄢雨的《淹没》。宏大的主题,反过来包裹起个人在时代之路上孱弱的躯体。使得个人的命运化身成为时代的命运。

随着宏大叙述在艺术发展中的渐行渐远,对边缘的个体他者的关注,最终臣服于心理主义。创作者个人的作者意识被拔高,通过自觉的自我肯定,在越来越多的在作品中得到体现。这也构成了对纪录片本体的更深层次的思考。现实、他者,真实被创作行为的文学性重新打量。直接电影在中国走向了升华的阶段。但中国的社会历史现实,使得在纪录片创作也可以说是文艺创作中出现了一系列难以逾越的界限。包括对于严峻现实的疲惫的担当、对于直接电影方法的现实主义迷信。不过出现此种情况仍然是与中国社会现实状况紧密相连的。

创作情感无法逾越这些现实和历史,无数的题材等待着纪录片的创作去触碰,并且由于工业化程度的低下,使得对于知识阶层来说,纪录片成为其对历史负责的最好形式。个人电影出现了,并且为时代添上了最为鲜活和感人的一笔。作为艺术的纪录片正在狂飙突进,作为意识形态的纪录片在夹缝中生存,同时通过“夹缝”,显现出中国当代社会的基本情况。纪录片成为中国当代少有的道德方式,且不断测量着“洪水”的深度。作为记录,也成为警戒。

今日的中国纪录片

今日的中独立纪录片创作异常活跃,不同的题材被不断发掘。映照出体制内的纪录片对现实生活的苍白无力。但独立纪录片无法进入正常的播放环节,绝大多数的观众无法看到。在中国,独立纪录片不可避免的成为了小众的艺术形式。并且极有可能成为新的布尔乔亚的自娱自乐,或者自我鼓励。知识阶层困惑于无法让更多的观众看到这些涉及到中国社会众多议题的影片。体制本身决定了如今的局面。维持如今可贵的“独立”成为最重要的。这种维持绝大部分要得益于数码技术的发展。个人很容易使用这些数码摄影机,在体制之下,在生活之中发现世界和自我。个人以孤独的创作方式从多个维度开始了开掘。“云之南纪录片电影节”、“中国纪录片交流周”等重要的展览阵地成为维持这一理想主义的必要支持。在这些近几年发展起来的重要展览活动中,中国的观众有机会能欣赏到这些纪录片。并且为创作者提供了一个欢聚的机会。由于纪录片远离工业体系,并且多以个人独立制作的形式出现。所以这样的电影节少了娇柔做作,而多了平和与精神激励。

最近几年出现的一些列重要的作品正在宣告中国纪录片发展的“井喷”时期已经到来。上半年的云之南电影节一批优秀影片刚刚露面,年中的中国纪录片交流周,一大批作品又再登场。无论是制作水品、艺术程度、或者是题材的广泛,也都证明如今正是中国纪录片异常活跃的时期。参与创作的纪录片工作者的激增,社会各个阶层的创作者都具有强烈的自我表达欲望和责任感。

吴文光的草场地工作室甚至开始了一项重要的项目:村民影像计划。这一计划将DV机交给中国各地普通的村民,通过他们的记录,打破了纪录片之前的一系列困惑。独立不仅仅是口号,它渐渐成为了今日纪录片创作的基础。让更多的人,以最自由真实的方式来记录和思考中国当代社会生活以及个人生活。这种巨大的进步展现出一种强烈的姿态,这种姿态决定了中国纪录片在未来相当长的时期内仍能保持活力。

独立的记录、独立的思考、独立的运作。并且不断抛弃精英主义的创作观念,“私电影”成为一种可能。并且借由这种状态,纪录片作为一种艺术表达方式,它的纯洁性、纯粹性进一步稳固。也为个人和社会提供了在今日中国难得的道德支撑。今日的中国纪录片所取得的深层成就早已超越了之前中国电影创作所达到的高度,这种超越不是简单的计算奖项和票房。这种超越是翻阅意识形态的,他直接抛弃繁杂的附加于创作动能之上杂质。当代中国的社会的状态在纪录片这一艺术形式上达到相互吻合的脉动。这种超越,不仅仅为当代的艺术,也为中国社会带了了丰厚的财富。

对于现实诗意的重视,使得今日的中国纪录片告别了对客观过分的依恋,进而走向创作的心理机制内部。情感更多的涌动,对于现实的批判没有简单的停留在直接的事实呈现。而是不断寻找个人情感的突破点,诗意开始解冻顽冰,无论是社会学、政治性、还是个人生活、对于生命的思索都更加拥有灵性。在今天的中国独立纪录片创作中,过分简单的对今日中国图谱化变得越来越不得人心。特别是一系列关于个人生活和家庭生活的纪录片的出现,以及记录自己生活状态,自己的家庭真实的作品的诞生,包括对自我生活信仰思考。今日的纪录片变得更加开放,它不仅仅成为一种呈现方式,而且也成为一种解决作者个人困惑的手段。这种变得似乎预示着:工具化的艺术生产威权背后所诞生出的个人主义路径。需要指出的是,这种个人主义路径并不是一种逃避。恰恰相反,这是身体力行的承担,并且反省。这是中国独立纪录片的重要进步。

我们有理由期待中国独立纪录片在未来的发展。在可见的未来,长年累月的积累终有回报。这些影像不但启迪智慧,寻找真理,也终将改造社会。

  评论这张
 
阅读(4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