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杨影像

WANG YANG 'S FILM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城陕西省咸阳市,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法学专业。现居住于陕西西安。 青年纪录片作者、影评人、《青年电影手册》主编 2007 年筹建《青年电影手册》。致力于推动中国电影新浪潮。现任执行主编。 2007 年创立渐近线青年电影工作室 2007 年完成纪录片《地上-空间》。 参加草场地工作室十月艺术展青年纪录片单元展映、平遥DV 影像大展展映。入围法国shadows电影节。 2007 年组建“收割-电影制作小组” 2008年完成纪录片《寂静之声》》第六届中国纪录片交流周CDFF 竞赛单元

网易考拉推荐

无用   

2009-07-27 19:48:05|  分类: 独立电影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用  - 王杨 - 无人狂欢—王杨的博客

贾樟柯明确自己的位置,观看者有观看者的位置,智慧并且擅长于反思。“现在时态”是不属于如今的贾樟柯的。他的步伐总是快于影像,却又稍稍晚于时代的步伐。紧贴着时间奔跑。被沿途的风景吸引,用记忆和道德自己牵引自己向前。这就是贾如今的状态。也是中国电影的状态。

贾的电影一直以来都是关于观看本身的电影,不愿意越雷池半步。在拍摄者与图像之间总是留着长长的距离。空间永远占据着主要位置。人物们在汾阳、在北京大兴、在奉节、在珠海的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空间中游走,借用空间贾稀释着自己的人物,之后不断将个人纳入一场洪流之中。与第五代“宏大叙事”不同的是,贾不是高高在上呐喊布阵,而是在人群中进行指挥。这只是物理角度的变化。

在当代中国,人的一系列问题究竟有没有得到注意与解决?这些影像提醒我们注意,在这里人物所面对的问题,首先都是别人的,其次才是自己的。贾的电影之中令人冲动的爱的闪现只存在于个体在结构的终结点,与集体重合的那一刻。这种爱固然让人心生敬畏。但是人们仍要惋惜自己与作品中的人物之间那永恒的陌生感。这陌生感的源头,不是来自于导演本人的性情,而是来自于中国艺术传统,与这片土地的文化组成机制。今日的中国是属于纪录片的,因为风景宏伟,因为不管再渺小的风景都关乎所有其他的风景。中国人远没有意识到“我的生活”与“我们的生活”之间的关系。带着中国知识分子的责任感,累积这些风景,当然比和个体的沟通来得有趣或者说具有意义。这就是为什么自从《小武》诞生之后,中国的独立电影走到如今这个死胡同的原因。风景中蕴含的内容一方面丰富,另一方面贫乏并且永远处于较低的层次。在我们面前今日的中国,就是繁华的大城市夜生活、制造业巨头的加工工厂、山西汾阳的老街道、奉节老城区的被淹没、还有大兴的巴黎(世界公园)。当然这一景观可以一直延绵下去,没有尽头。这些风景本身成了今天我们的艺术家的出发点,从这里出发,我们将目光移向风景中同样属于风景的人物。艺术家、老百姓都被纳入到完整的体系中去,虽然道德感喷涌不息、但是道德主义的孱弱仍然异常的刺眼。真实被细心的打包安放在风景背后。隐藏在观念的背后,目光中的爱异常坚强。但这些仍旧是没有触碰感的爱,那些我们熟悉的交谈在哪里?那些熟悉的人与人之间的爱与纠纷在哪里?图景只能制造图景本身,最终由于反复的动作,从而制造一个符号。

在《无用》里,摄影机优美而稳定的划过那些空间。长焦镜头躲在角落里注视着人群。这一切都是有所准备的真实,这些都被为抽象的道德感献祭。这里只有注视,而没有沟通。服装设计师马克的行为最终构成了对风景本身虚假性的诠释,那些被埋在土地里的品牌服饰就是如今我们时代虚假性的最好证据。请不要忘记,即便“无用”品牌强调的是“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但事实上,马克所谓寻找继承性的行为只不过是一种自欺欺人。“无用”的背后仍然是一家工厂。尽管是拿着“纯手工制作”的挡箭牌,那工厂之中仍然存在着劳资关系。那仍然是发达资本主义的一道风景,从那里出发,资本借由文化的包装试图迷惑大众头脑中的真实。

 无用  - 王杨 - 无人狂欢—王杨的博客

贾樟柯是睿智的,结构上三个段落一步步深入,最终已经把问题说的清清楚楚。汾阳改行做矿工的裁缝被问到自己的妻子穿什么最漂亮。他回答:“她穿什么衣服我都觉得漂亮。”山西小镇上的市场里,贩卖着形形色色的衣裳。这些衣裳显得异常的美丽,朴实并且自然,这些也是从生产线上生产出来的衣服,这是我们时代真实性的证明。怀旧主义的无效性在这里是显而易见的。我们要正视我们的现实,这是一个怎么样的时代?购买流水线生产的衣服,难道就失去了真情吗?妄图回归所谓的传统,今日的景象必须站出来提醒庸俗的艺术家注意自己的无力。真实仍然凝聚在生活于像山西汾阳那样的城镇的普通人。不是一件物品、不是风景、不是社会变动之下的无力感、而是一个人的感情本身。贾樟柯用这部影片做了一道算术题。符号随手捏来,哪顾得上人们真正的幸福。作为一部纪录片,它不能不说显得苍白无力,虽然作者极尽所能得隐藏自己的身影。那些铺设了轨道拍摄的镜头,那些讲究的构图、最终导演还是不得不和裁缝店里的顾客打起来招呼,贾樟柯还是要站在摄影机后面问道“大姐,你自己会不会做衣服啊?”这问题刚刚好达到沟通的最低要求,突兀并且听起来有些无礼。这一对话也宣告了《无用》所带出的问题的复杂性。比起真正的介入型的纪录片,《无用》表面上显得具有沟通中国的热望,事实上它是封闭而冰冷的。

贾的影片作为艺术作品本身是封闭的,但是作为文本考察却是异常开放的。贾樟柯的重要性也正是表现在他不断的提出问题,并且暴露问题。他的电影具有开启新纪元的潜力,这是一道算术题,通过演算与反思,《无用》之后的贾樟柯已经得出了最接近真实的答案,也说不定。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